牛股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牛股门户网 > 股票配资 > 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

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

作者:牛股门户网
来源:http://www.61030.net
日期:2020-09-15 08:43
阅读:

  

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

  

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乌托邦,拷问,迷途,亏损,股价,百亿,遭遇,模式拼多多,黄铮,乌托邦,传统电商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拼多多迷途:亏损百亿股价跌三成,黄铮乌托邦模式遭遇拷问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拼多多迷途:亏损百亿股价跌三成,黄铮乌托邦模式遭遇拷问

 

  杨文·凯。

  战斗到最危险的时刻。

  有时候,我不得不说上市不一定是件好事。尤其是当一家公司从其创始人的乌托邦商业梦想开始时,不知道新的商业道路能否实现。

  一份财务报告将揭露多多目前的困境。

  在黄征看来,这可能是一张不错的成绩单。然而,品多多在GMV的强劲表现、季度收入和月度活动未能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相反,超过100亿元的亏损、飙升的营销费用和客户获取成本成了敏感词汇。新的财务报告披露后,品多多的股价一路暴跌。

  对于那些从传统电子商务角度苦苦挣扎的普通投资者来说,102.17亿元的年净亏损足以让他们判公司死刑。对于“专业人士”来说,飙升的营销费用和客户获取成本就像是晴天霹雳。他们越来越担心品多多的商业模式,甚至开始怀疑黄征的商业逻辑。

  其中,当股价一路上涨时,涨跌之争愈演愈烈,远不及对手京东?。

  黄征的“好市多+迪士尼”的终极愿景看起来很美,但很难实现。资本市场没有多少耐心等着你去探索和尝试。如果黄征不能尽快给出有力的回应,恐怕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01。

  黄征很着急?。

  “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这是段永平老师在黄征教的商业常识。

  黄炜说:“这种常识让你放心地增加企业的内生价值,而不太注意资本市场的价格波动。”。

  但是,你怎么能不在乎呢?

  自2019年3月以来,品多多的股价已下跌约27.4%,市值蒸发约98亿美元。从林德格伦的反应来看,他显然很焦虑。

  4月24日,品多多“重新”发布了2018财年的年度报告,披露了该财年的完整运营数据。与3月15日披露的年报相比,这份年报只增加了技术团队的细节。更重要的是,黄征发布了平多多上市后的第一封股东信。

  许多人为了护士亲吻婴儿。显然,这是黄征的一丝不苟。

  在这封股东信中,黄征重申了“新电子商务”的概念,并以更容易理解的方式重新诠释了“好市多+迪士尼”的商业模式和终极愿景。言下之意是“战斗更多”的商业路径是全新的,所以请不要用电子商务的传统思维模式和评价机制来衡量“战斗更多”。

  新披露的庞大工程师团队只是“新电子商务”的一个注脚。黄征试图告诉投资者,“今天基于商品流动的头条新闻”是“争取更多”的驱动核心。

  熟悉这场斗争的投资者应该熟悉这一点。在接受《财经》独家采访时,黄征详细解释了“争取更多”的业务,“争取更多”不是简单的电子商务业务,流量*转换率=GMV。创造GMV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而是一个人类的逻辑,去争取更多。我们通过小组认识人,通过人推荐东西,然后过渡到机器推荐。APP中几乎没有搜索,也没有购物车。你可以想象,将今天头条新闻下的信息流变成商品流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对于巨额亏损和营销费用的飙升,黄征解释说:“品多多多仍是一家初创公司,不会拿存钱罐里的钱去做固定期限的储蓄,而是积极寻找有利于公司长期价值的投资机会,即使这些投资按照会计准则会被记为较大的短期费用。”此外,大打出手“有能力在任何时候创造收入和赚钱。”。

  黄征的解释看似合理,但如果没有数据支持,这无异于自言自语。

  大量收入?。

  佣金是传统电子商务平台的“演绎点”。但是,很多客户的单价只有京东的1/15和淘宝的1/3,而团购游戏几乎把这部分利润压缩到了极致,所以靠佣金赚钱显然是不现实的。

  营销服务费实际上是广告费。这种传统的电子商务也以淘宝为例,其广告费主要!

  品多多目前的盈利模式指出了交通池的问题。我希望从广告费中获利有两个方面。首先,流量池足够大,流量越大,广告就越有价值;其次,获得客户的成本足够低,而且这些流量越便宜,利润率就越大。

  在上市之初,投资者对其持乐观态度的主要原因是超低的客户成本和超高的月度增长率。现实是,吸引顾客的成本越来越高,从2017年第二季度的2.78元到2018年第四季度的177元;月度增长率从2017年第二季度的118.7%放缓至18.2%。

  随着流动池变大,增长率下降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顾客身上花费超过600亿美元有些不可理解。吸引顾客的高成本与广告利润背道而驰。这样做无异于摧毁其脆弱的盈利模式。

  不管是为了和朋友竞争还是为了好看,这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在股东信中,黄征将多多目前的困境归因于来自朋友和商人的前所未有的竞争。这揭示了黄征天真的一面。在构建乌托邦时,他显然低估了商业竞争等反乌托邦的力量。这正是理想主义者在商界失败的关键。

  假冒、用户导向和供应链升级...黄征在通往乌托邦的道路上障碍重重,但只有天真才能做到。

  花旗银行(Citibank)在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警告称,“这场战斗将面临用户增长放缓的压力,并将面临假冒商品管理、技术缺乏以及公司管理层未来运营经验不足等不足,这将严重威胁资本市场对中国这个新电子商务平台的信心。”。

  当前的困境绝不是靠公共关系就能轻易解决的。

  02。

  颠覆资本主义。

  事实上,这场斗争的思想根源很简单——“颠覆资本主义”。理解这句话,也就真正理解了咒语。

  黄征在美国学习的经历使他对资本主义有了深刻的理解。黄征认为,“保险是资本主义的极致。”在他看来,有资本的富人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而抗风险能力弱的穷人需要从富人那里购买这种抗风险能力,这就是保险的含义。保险扩大了资本的力量。如果市场高效且不受干扰,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终极目标。

  黄征提出了一个想法:有没有什么保险可以逆转,使财富配资更加公平?是否有任何机制允许穷人向富人出售他们的抗风险能力,从而实现从富人到穷人的周期较短的还钱周期?

  例如,黄征在他的个人公开账户中说,如果1000人想在夏天的冬天买一件羽绒服,他们会给制造商写一份联合订单,并愿意按照去年的价格支付10%的定金。这样的话,工厂会给他们30%的折扣吗?

  可能愿意。因为工厂从这份订单中获得了确定的需求。工厂可以向上游和支持制造商提供这种确定性需求,以换取更低的成本。

  这相当于工厂以“30%的折扣”从这1000人那里购买“保证将来购买这种产品”的保险,这就是黄征所设想的使财富配资更加均匀的“反向保险”。

  他认为消费者的需求对供应方来说一定是有价值的。它可以减少组织生产的不确定性,实现更有效的资源和资本配资。黄征猜想资本家和富人愿意从普通人和穷人那里购买这种反向保险。

  更多的战斗是企图“颠覆资本主义”。

  这种思想根源决定了“品多多”完全不同于传统的电子商务。淘宝、京东等传统电子商务的核心理念是集中商家提供的产品,使价格透明化,相当于将义乌小商品市场转移到互联网上,实现供应方的集中化和透明化。相反,其核心思想是集中消费者的需求,使其透明化,并提供给供应方,以换取价格更优惠的产品,从而实现需求方的集中化和透明化。

  从一开始,这种思维就决定了很难打很多仗:有必要确定需求方,量化消费者需求;也有必要完美地连接供应方,协商这些需求的价格,以满足双方的需求。更多的战斗就等于乌托邦。

  黄征受到“供应方改革”的启发:通过收集需求信息,我们可以打开供应链,优化资源配资,更有效地满足消费者需求。供应方已经从延迟的计划生产转变为与需求同步的半市场化,这就是所谓的“柔性定制”。

  黄征给这种理想化的配资方案取了一个尴尬的名字:利用需求方的半“计划经济”来促进供给方的半“市场经济”的实现。

  黄征把构建乌托邦的分界点放在需求方,通过群体导向和需求融合,将每个个体的个体需求整合成具有一定时间财富的计划需求。

  “品多多”的最终定位是为不同的人群打造不同的好市多:将海量的流量集中到有限的商品上,然后在有了规模后进行逆向定制,从而大大降低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看,品多多与小米非常相似。雷军说,好市多教会了他如何廉价销售高质量的产品。郑、雷军瞄准“价格敏感人群”。然而,雷军的小米产品选择了不同的业务路径,用小米的硬件设备搭建了一个流动池,最后以家为着陆点,打开了批量供应链。他们有着相似的想法,但是雷军的野心没有黄征大,遇到的阻力自然要小得多。

  除了好市多,受到黄征高度赞扬的迪士尼是最成功的O2O公司,它完美地融合了虚拟和现实,让消费者身心愉悦。黄征希望品多多的平台最终能满足所有消费者的需求,比消费者更了解消费者,满足消费者的生理和心理,达到和迪士尼一样的效果。

  这就是黄征“好市多+迪士尼”终极愿景的来源。

  03。

  拼写很多。

  有了最终的愿景,黄征的目标逐渐变得清晰。

  推回它的终极愿景,不难发现,要做的无非是两件事:第一,通过大数据和持续的机器学习实现用户导向,了解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以及“比你更了解你”;二是开放供应链,改革供应链,实现柔性定制。

  尽管黄征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乌托邦,但通往乌托邦的道路并不陌生。首先要做的实际上是张一鸣在做什么,但张一鸣关注的是用户的阅读习惯和娱乐需求;第二,有很多人这样做,比如雷军的小米优品,丁磊的网易严格选择,马云的淘宝心选择。

  用户导向和机器学习意味着黄征需要一个巨大的高频交通池。谁最符合这个条件?当然是腾讯。品多多和腾讯微信之间的联系也导致许多人将其误读为“社交电子商务”。

  基于微信社会生态链的团队建设模式已经成长起来,无疑是微信生态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公司。

  但是,和马并没有单方面地互相依赖,而是互相实现了。黄征充分享受了微信的生态红利,而流量+社会授权让他省了不少力气。和马云的大打出手也让看到了微信生态的巨大潜力,这个小程序迅速成长为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引擎之一。此时,马也应该感谢了。

  有了腾讯的授权,黄征需要考虑如何高效排水,并建立自己的流动池。

  这正是有技术背景的黄征最擅长的。黄征在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他从游戏中获得灵感,设计了很多产品。千团大战后,久已失传的集体游戏方法进入了他的视野。群组游戏不仅能有效地吸引用户,还能有效地聚集用户的需求,非常适合许多群组。

  “品多多多”的核心游戏是砍价和拆红包。它的基本思想实际上是一个游戏。一般的游戏是通过玩怪物和升级来获得满足,赚取游戏装备等。,而“省钱”是通过集体谈判和团队打破红包来获得满足。与一般游戏相比,能直接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钱”更直接地进入人们的内心。

  虽然黄征也承认“彩票和抢红包是最简单的娱乐行为,而且这种方法很差”,但他们确实是在试图把消费和娱乐结合起来。

  低成本的秘密也隐藏在它的游戏设计中:用户的讨价还价能力不同,他们参与讨价还价的次数越多,他们的讨价还价能力越低。老用户一刀只能砍0.1元钱,而新用户只能砍3-5元钱。这使得热衷于讨价还价的老用户不断积极发掘新用户,从而获得含金量最高的“第一刀”。这是许多用户迅速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随着流量池的扩大和新用户数量的逐渐减少,获得客户的成本自然会增加。与此同时,越来越难以讨价还价,这降低了老用户的粘性。

  玩游戏的设计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以“低价格、低利润”为核心的游戏有一个上限,对每个人都没有吸引力。精致的“五环中的人”中有许多品牌信任者和奢侈品爱好者,他们对自己选择的低端供应链有天然的免疫力。

  为了满足更多人的消费需求,如果你想打更多的仗,就有必要扩大高端品类。这时,许多人会遇到一个新的问题:如何消除人们的成见,为许多人“洗白”,让五环路上的人觉得它不低。

  这已经成为许多人的死结,继续折磨着林德格伦。

  事实上,通过努力创造的发展奇迹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过去的商业成就:阿里铁军艰难的电子商务推广和用户培养,完善的仓储和物流系统,腾讯的社会和交通赋权,以及头条创造的用户。推荐机制..!

  可以说,品多多是黄征拼写的公司。除了乌托邦幻想,一切都取决于外部力量。

  但你不能否认,只有黄征才能将所有这些成就联系起来。

  正如环球捕手的创始人李姣所说:“这是为了利用形势打更多的仗,但黄征是这一势头中最难对付的鸟。”。

  04。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

  反乌托邦。

  乌托邦越好,现实世界中的反乌托邦就越强大。黄征建造的乌托邦要求每一个建筑块都是完美的,任何有问题的建筑块都可能导致建筑的倒塌。

  黄征预见到了乌托邦登陆过程中的各种障碍。他明白,商场相信弱肉强食,弱肉强食往往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奇怪现象。

  所有的理想都是美好的,但是违反规则的人注定会存在。中国人一直认为“老鼠不好吃汤”,但如果供应方的商品损害了消费者的美好视觉,就会被无限放大,很难再洗成白色。

  对此,黄征在他的个人公开账户中没有给出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他只是模糊地认为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可能性。“我不知道区块链是不是为这种‘反向保险’及时而生的……”。

  可以理解,黄征在推出品多多的商业模式时,已经预见到了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但至今没有找到任何对策?

  现实是,品多多遇到的反乌托邦力量比他预期的要强大。

  假冒商品已经成为难以摆脱的标签。4月2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品多多列入侵犯知识产权的“臭名昭著市场”年度名单,指责品多多在平台治理和技术投资方面缺乏决心。

  事实上,大量的投资在造假上是不小的,但效果是一般的。

  在某种程度上,品多多把广泛存在于四线城市的路边摊、10元店等低端供应链转移到了快速扩张的平台上。这场斗争暴露出的假冒伪劣产品是中国制造业固有的问题。它不会因为许多争斗而产生,也不会因为许多争斗而消失。对公司来说,与整个行业无法独自应对的慢性病作斗争太难了。

  其他电子商务公司也遇到了品多面临的假货问题。只是竞争的快速发展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把过去20年电子商务道路上的矛盾集中到了一起,使得管理更加困难。为了享受快速发展带来的红利,我们必须承受随之而来的痛苦,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最强大的反乌托邦力量来自竞争。

  在“追求更多”这一终极理念实现之前,没有任何障碍可以让市场下沉、盈利和供应链升级,这是很容易模仿或超越的。

  品多多兴起后,JD.com、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开始尝试品多团模式,并通过各种手段抢占了日渐衰落的市场,尤其是淘宝。2018年,淘宝推出淘宝特别版APP,推出支付宝小程序,升级每日销售,集中火力大打出手。2019年初,回报被宣布为在千团战争中收获战场的成本效益。从Yitao.com到Rebate.com,淘宝拥有丰富的掠夺下沉市场的经验。淘宝用户的竞争也是推高获得更多客户成本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于我们努力推进的农产品,存在着不小的竞争。无论是用小节目进行社区团购,还是在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应用上使用“乡村网络红”,他们都试图转移注意力。

  黄征理想中的错位竞争最终导致回归到建立帝国和通过传统电子商务争夺领土的旧方式。

  尽管黄征不同意传统电子商务的竞争思维,但他显然有偏见。从概率的角度来看,超过4亿的流量池足以覆盖中国16亿人口的消费类型和需求,并为用户导向和机器学习做出更多努力。然而,黄征不遗余力地继续扩大交通流量,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抱怨。

  用户超过京东后,下一个对手是淘宝。很难说林德格伦的做法中没有愤怒。

  目前,很多比赛已经接近了极限。超高营销成本带来的高增长是不值得损失的。放弃获得客户成本的优势无异于削减自己的开支。你得到你放弃的。对黄征来说,放弃高增长的光环,专注于用户导向和供应链开放是明智的。

  然而,资本市场经常使人们失去信心。现在黄征还记得黄征,他声称“交通逻辑是上个时代的逻辑”?

  农村地区很容易被占领,但城市很难被包围。资本市场一直在关注你,黄征。放轻松。

  #拼多多,黄铮,乌托邦,传统电商#乌托邦,拷问,迷途,亏损,股价,百亿,遭遇,模式#

  以上就是有关“拼多多迷途:亏损百亿股价跌三成,黄铮乌托邦模式遭遇拷问”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拼多多,黄铮,乌托邦,传统电商和乌托邦,拷问,迷途,亏损,股价,百亿,遭遇,模式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牛股门户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1030.net/2644.html

打得多了就输了-100亿股的损失下降了30%,黄炜的乌托邦模式备受折磨的相关文章